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木婉清被奸记完

作者:admin人气:883来源:

云中鹤一见木婉清面目,先是一楞,随即淫笑道:“好标致的小娘儿啊。”右手一伸,捉住木婉清左腕,左手探出,按住木婉清右肩,木婉清大惊,抬右手欲发袖箭,云中鹤手上稍一用力,木婉清立足不定,身体转了个圈子,已被云中鹤搂在怀里,袖箭尽数落空。云中鹤再一抓,将木婉清双手都背在背后,用右手抓紧,左手便伸向木婉清胸前。南海鳄神叫道:“不可动我徒弟的老婆!”云中鹤笑道:“你那徒弟未见得肯拜你。纵使拜了,徒弟的老婆师叔玩玩不是理所应当的么?你这做师傅的若是不甘心,何不一起上来?这小娘儿一个人玩也着实可惜。她叫什么?”南海鳄神低头一想,笑道:“倒也有理,她叫什么木婉清。来来来!你若乖乖地臣服于老子,还怕段誉那小子不拜我为师?哈哈哈哈……”一纵身跳到二人身前。
  
  木婉清心知无幸,便欲咬舌自尽。不料才一张口,已被南海鳄神看出,一伸手便点了木婉清穴道,木婉清口不能闭,两行清泪自眼中流了下来。云中鹤道:“直接硬上未免煞风景,咱们到水里去玩。”一纵身,抱着木婉清跃进了溪流中,双手一推一拉,将木婉清整个身子在水中浸了一遍。南海鳄神跟着跃入。
  
  木婉清被王夫人手下偷袭前正在洗浴,仓促间不曾穿得亵衣,只穿了一件紧身夜行纱衣。此刻被水一浸,薄薄的衣料紧贴肌肤,浑身曲线毕露,宛妙无比。云中鹤双腿夹住木婉清下身,右手握着木婉清双手向下一拉,木婉清不由自主向前挺出上身,一对椒乳峰峦突起,几欲裂衣而出,葡萄般的乳头更是突立在外,清晰可见。
  
  见此妙色,南海鳄神不禁伸出大手,抓住木婉清双乳,恣意揉搓起来。木婉清突遭袭击,如遇电击,浑身一阵酥麻,拼命挣扎不得,只得闭目忍受。岳老三手下极有技巧,以拇指和食指捏住乳头轻拉慢捏,其余三指则肆意揉搓乳房,还带有韵律,再加上纱衣摩擦肌肤,极富刺激性。木婉清强自忍耐了片刻,终于被击溃,口中发出“唔~唔”的微弱哼声,乳头鼓胀挺立起来,身体的挣扎也渐渐变成了扭动。
  
  云中鹤见状,心知木婉清已经有了反应,便伸左手到木婉清胯下,发现木婉清没有着内裤,大喜。口中淫笑道:“小婊子连内裤也不穿就在外面乱跑,可不是想男人了吗?”手掌贴住木婉清私处,轻轻揉搓。木婉清上下齐遭攻击,只有徒劳地扭动娇躯,但这却恰好磨得云中鹤奇爽无比。
  
  云中鹤用手掌磨了一会,将口凑到木婉清耳边道:“你最好乖乖地配合大爷,如果伺候得我们舒服,我们完事后便放你去与你老公团聚。否则,你就算寻死,我们也能把你剥光衣衫,与一个叫花子的死尸吊在一起,叫你死后也全无名节。你若肯听话,便点点头,我便解了你穴道。”
  
  木婉清羞愤难当,但被两人这般揉搓,却隐隐有快感冲击,况也知道云中鹤委实做得出来,权衡之下,只有暂时屈从,便含泪点了点头。云中鹤嘿嘿一笑,伸手解了木婉清穴道,再探到木婉清胯下,一下将木婉清左腿掰了开来,笑道:“该到核心啦。”南海鳄神哈哈一笑,伸手将木婉清左腿扛在肩上,也将手伸向秘密花园。木婉清拼命挣扎。
  
  云中鹤又淫笑道:“老爷不喜欢女人全无反抗,却也不喜欢女人太反抗。你这两只手不能放,还是绑一绑吧。”一下将木婉清的腰带扯了下来,三下五除二,将木婉清双手紧紧缚在背后。“嘿嘿,这下有四只手来玩你了,是不是很爽啊?”
  
  云中鹤在木婉清后方,右手绕到木婉清身前,揉搓右乳,左手放在木婉清的臀部上,轻重有律地抚摩,一边淫笑道:“木姑娘,你这小屁股可真是极品啊,前凸后翘,不容不要哦。”南海鳄神在木婉清前方,肩上扛着木婉清左腿,右手玩弄木婉清左乳,左手探向木婉清私处,口中也念念有辞:“幸好,幸好,他妈的要不是老四你提醒,我险些就放过了这个极品。隔着衣服捏已经这么爽了,实在是不应该他妈的留给我徒儿。”木婉清双手被缚,双腿门户大开,被两个恶人前后紧紧夹住,只能任由摆布。二人粗糙的手指加上薄纱的摩擦,使木婉清感到从双乳、私处、臀部的肌肤处传来一阵阵的快感冲击,任她强自咬牙忍耐,还是时不时会从齿缝中漏出“唔唔”的呻吟声。
  
  突然,云中鹤将手指伸入峰峦之间的沟壑,探入菊花蕾口。南海鳄神也耐不住隔靴搔痒,将手指硬插入木婉清未经人事的嫩穴口。两人用力之下,薄纱禁受不住,“嘶啦”一声,正从木婉清裆下裂开一道缝。云中鹤淫笑道:“妙极妙极,木姑娘,你的衣服倒也凑趣呢。”木婉清受此袭击,“啊”一声叫了出来,小穴和后庭的肌肉条件反射地收缩,紧紧包住二人的手指。云中鹤淫笑道:“啊哟,果然是处女,夹得这么紧。”说着二人手指继续深入。
  
  不消片刻,南海鳄神大笑道:“哈哈,淫水流出来了。”原来木婉清体质其实十分敏感,加上二恶人手段高超,一番玩弄之下,小穴中淫水已经汩汩泛滥。若非木婉清尚是处子之体,南海鳄神和云中鹤玩弄她乳房时她便会湿了。云中鹤笑道:“木姑娘,你的反应还真是淫荡啊,看来很有伺候男人的天赋哦。”木婉清羞愤难当,偏偏快感从下体不绝袭来,想要开口反驳,却只发得出一声声荡人心魄的呻吟。
  
  木婉清面如桃花,双目紧闭,樱唇微张,一声不接一声地哀求道:“不……要……啊~停手……唔……啊……呜……求求你们……啊~不要……啊~这样玩我……”云中鹤淫笑道:“继续叫,再大声些!”一边将手指不停在后庭里抽送;南海鳄神则一言不发,只顾在小穴里掏摸揉捏。二人阅女无数,手下劲道缓急自如,直把个未经人事的木婉清弄得是语不成调,浑身颤抖。
  
  二人口中调笑,手下不停,加快了揉捏抽插的速度,南海鳄神更是按住了木婉清的阴核开始揉搓。木婉清已完全被征服,不绝地呻吟哀叫,突然娇躯一阵颤抖,竟是到了高潮。
  
  二人将高潮后浑身酥软的木婉清放到溪流中一块平整的大石上,只见木婉清浑身上下尽数湿透,溪水混合着香汗,将一身黑色丝衣紧紧贴在曲线玲珑的娇躯上。由于双手反绑,身体成一个反弓形,一双不十分大却十分精致的乳房高高耸起,受到刺激而硬挺的乳头更是喷薄欲出。脸上红若胭脂,双目紧闭,樱口微张,急促地喘息,似乎还在回味高潮的快感。两条修长的美腿无力地分在两边,破裂的裆部露出淫水泛滥的美妙的秘密花园。鞋子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一双粉雕玉琢般的天足浸在水里,脚趾微微颤动不已。
  
  二恶人看得欲火大炽。云中鹤笑道:“你来给她破瓜吧。”南海鳄神也不客气,双手把木婉清双腿一提,架到自己肩上,胯下出洞的怪物已经抵到了桃源洞口。云中鹤笑道:“温柔一点啊,别搞坏了,我没得用。”伸手一把撕开了木婉清胸前的丝衣,开始新一轮的攻势。
  
  木婉清从高潮中盈盈醒转,见状大惊,哀告道:“轻……”南海鳄神笑道:“放心吧,先苦后甜,舒服的在后面呢。”双手抓住木婉清纤纤柳腰,手指按住木婉清浑圆结实的臀部,腰间微一用力,又粗又长的阳具缓缓破门而入。木婉清只觉下体一阵胀痛,双乳却被云中鹤熟练地玩弄而快感阵阵,呻吟声不由自主地又流出樱唇。
  
  南海鳄神继续深入,虽然紧密无比,却不觉有阻碍物,不禁大怒道:“原来你他妈的不是黄花闺女?!”木婉清道:“我……真的……是啊……从来……没有……啊~男人……碰过我……唔……”南海鳄神咆哮道:“胡说八道!处女怎会没有处女膜?”怒火中烧之下,胯下动作猛然加大,木婉清惨叫一声,晕厥过去。
  
  云中鹤见状一惊,左手用力捏住乳头,右手去掐木婉清的人中,手到处,木婉清“嘤咛”一声醒转过来。云中鹤笑道:“不是处女便不是处女。咱们让木姑娘说说破瓜情状便是。”木婉清哭道:“可我……真的没被别的男人……碰过啊。”南海鳄神吼道:“少装清纯,给老子老老实实讲来,不然老子干死你!”
  
  原来木婉清自小习武,青春期之时,由于运动剧烈,处女膜早已自行破裂,随经血排出。但这三人却均不知此中缘由。南海鳄神怒气冲天要干死木婉清;木婉清下体受创,双乳快感连连,心中委屈无比,实在是内外交煎;云中鹤却只要木婉清讲述她羞人之事已满足其淫欲。木婉清眼见南海鳄神双目圆瞪,心下害怕,想道:“先挨过眼前再说。”便道:“我说便是。破我身子之人,便是……便是……段郎!”
  
  南海鳄神一愕,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好!既然是他,我便不追究。”云中鹤却道:“那也得讲。”南海鳄神道:“不错,快讲。讲得越细越淫荡越好,否则我干死你这小贱人。”木婉清无奈,只得随口乱编道:“那日我带了段郎骑黑玫瑰逃走,在马上他就对我毛手毛脚(南海鳄神哈哈笑道:‘瞧不出来嘛。’云中鹤道:‘怎么毛手毛脚?快讲!’),我双手控缰,他双手从我腋下伸过来搂住我,一手探进我衣襟,轻轻揉我双乳,一手伸进我裤子去摸我……小穴。他的阳具顶住我的屁股,我被他摸得浑身酸软,无力反抗……(云中鹤道:‘那你淫叫了什么?’)我叫道:‘不要……啊~揉得我好爽……不要这么……啊~用力……啊~插我……要泄了……啊~~(二恶人听得兴起,动作加快,木婉清半真半假,淫声浪语源源而出。)’”
  
  云中鹤笑道:“不错,够淫荡。那后来呢?他在那里干了你?”木婉清只好续道:“我勒住黑玫瑰,他……顺势将我按倒在马背上,剥掉我的上衣,扯下我的裤子,我的屁股被迫高高撅起,他将我屁股揉捏半天,将他的阳具从后面插入我的小穴。他的手伸到我身体下面,揉我的乳房,捏我的乳头,捏得我一阵又一阵的酥麻……我被他捏得只有屁股能不住摇摆,哀声求他放过我。他却开始一下一下地狠狠干我,干得我小穴就象要裂开一般……(云中鹤道:‘他干了多长时间?’)我……我不知道,我被他干得昏过去了,就象岳老爷刚才干我一样……啊~”
  
  云中鹤淫笑道:“讲得不错,可惜太简略。就这一次吗?”木婉清道:“就……就一次。”南海鳄神大声道:“胡说!老实讲来,还有谁干过你?”
  
  南海鳄神已经抽插了数百下,木婉清被轰击之下渐渐产生快感,只见她又是小口微开,呼吸急促,已经接近高潮,无法再说成句。南海鳄神见状心生一计,猛然停止动作。云中鹤心领神会,也不再揉搓,只是紧紧捏住双乳不放。
  
  木婉清眼看要到达巅峰,突然一切动作都停了下来,这可比什么酷刑都教人难挨。她忍不住出声哀求道:“岳……老爷……不……不要……停啊……快……快……”南海鳄神与云中鹤见状大笑。云中鹤道:“看来还真是淫荡啊。这样吧,你先明明白白地求岳老爷干你小穴,再把大爷的家伙含上一含,我们便满足你。”
  
  情欲驱使之下,木婉清已完全意乱神迷,嗲声嗲气地哀求道:“岳老爷,求求你老人家,用你的……阳具……抽插奴家的……小穴吧,奴家情愿被你干死……”云中鹤大笑道:“不错不错!果然很有潜质。”左手轻揉木婉清椒乳,右手将他昂首挺立的阳物放到木婉清嘴边,道:“舔!”
  
  木婉清樱唇微启,丁香轻绽,触上了那物的龟头。云中鹤叫道:“好!舒服!继续,舔遍!”木婉清继续舐下去,从头到根过了一圈,连卵囊也细细舔了一遍。云中鹤奇爽无比,一伸手抓住木婉清头发,道:“张开嘴,给我含住!”木婉清顺从地张开樱桃小口,刚刚容得云中鹤的阳具。云中鹤也不待木婉清有所动作,便按着木婉清后脑,开始在她嘴里抽插起来。南海鳄神笑道:“服侍得不错嘛,老子也满足你吧。”腰一挺,开始抽插她的小穴。
  
  木婉清嘴被塞得满满的,只能从喉头发出“唔唔”的声音。南海鳄神一边抽插一边道:“妈的,虽然不是处女,小穴还是紧得很,老子插得很爽!”云中鹤道:“这上面的嘴也是极品啊,插起来跟小穴没什么两样。”两人嘴上说话,胯下动作不停,木婉清很快便支撑不住,全身一阵颤抖,又到了高潮。
  
  两人将阳具从木婉清嘴里和小穴里拔出,木婉清衣衫破裂,红潮满脸,软软地躺在石上。南海鳄神哼道:“小贱人,你倒舒服得紧,这么快就两次高潮了,老爷们可还没败火呢。”木婉清无力地哀告道:“奴家……不行了……真的要被老爷……干死了……”云中鹤淫笑道:“哪这么容易。这样吧。我们让你休息一下,你给我们讲讲你第二次被干的情状。”木婉清道:“没……没有……”云中鹤笑道:“那我们就来给你添一次。”木婉清忙道:“不……不……我讲就是……”南海鳄神骂道:“小贱人,不要扭扭捏。看你也不象什么贞节烈女,到底被多少男人搞过,给老爷细细讲来!”
  
  木婉清无奈,只得又编道:“那日我和段郎赶路,在道上遇到了无量剑派的两个弟子。(云中鹤道:‘哦,干光豪和葛光佩,两个偷情的小男女。他们在干什么?’)他们……他们搂作一团,就在道上……道上……干那事……(南海鳄神吼道:‘什么这事那事!给老子直截了当的说!’)是,是……干光豪在道上干葛光佩,两人都脱得精光,葛光佩一对乳房不住颤动……比我的大、大得多……不住地呻吟浪叫。段郎突然又把我裤子扒下来,把我按到他的阳具上,在马上开始一上一下地干我,我被插得酥麻,自己主动摆腰,将我的……屁股紧紧地坐在段郎的阳具上,口中也开始淫叫……啊~唔~不要啊~奴家受不了了……”
  
  原来云中鹤听得兴起,双手又开始在木婉清身上大肆揉捏,淫笑道:“我也给你配合配合。”木婉清遭到偷袭,快感油然而生,不由得又淫叫起来。
  
  南海鳄神不住催促,木婉清喘息稍定,续道:“段郎把我抱下了马,一边干我一边向他二人走去。我看着葛光佩生气,一抬手射死了她。干光豪大怒,冲过来要打我,段郎道:‘干兄,对美人怎能动粗?不如我就把她赔你一次好了。’干光豪便答允了。(云中鹤道:‘那你呢?’)我……我被干得酸软无力,只有听他们摆布。那干光豪一把拉起我右腿,右手揽住我的腰,阳具直接插进我小穴。他阳具好粗……不过不如你们二位的……插得我死去活来,连声告饶,他只做不闻。(南海鳄神道:‘段誉这小子也没闲着吧?’)是……他从背后揉我的乳房,奴家的乳房被他捏得好痛……(云中鹤:‘我是问他怎么干你!’)他……他让我吸他的阳具……他们一前一后的干我,(云中鹤问:‘你泄了几次?’)我……我被他们插得泄了两次……”
  
  云中鹤与南海鳄神听得兴起,四只手在木婉清柔嫩的肌肤上游走揉捏,木婉清也又被挑得娇喘连连。云中鹤笑道:“这次该我干前面了。”南海鳄神道:“那好,老子来给她后庭开苞。”木婉清闻言大惊:“不要啊~奴家愿意用嘴给老爷服务……啊~~~”原来云中鹤已经长驱直入,他的阳具比南海鳄神有过之而无不及,直插得木婉清连声荡叫。
  
  云中鹤一边抽插一边笑道:“不要硬来,看我让她求你插她的后庭。”云中鹤双手揽住木婉清浑圆的双臀,中指冷不防插入菊花蕾。木婉清猝然遭袭,一声尖叫,身子自然而然一挺,云中鹤淫笑道:“好,会自己采取主动了。”双手中指轮流攻击菊花蕾,木婉清如遭电击,身子不住颤抖,纤腰一挺一挺,玉臀也更大幅度地摆动,云中鹤只动动手指便令木婉清不得不连续用小穴套弄他的阳具,爽得怪叫连连。终于,她似乎是习惯了后庭的冲击快感,娇躯被迫的颤动变成了主动的摆动,樱唇中发出的也不再是尖叫,而是最绵软最淫荡的呻吟。
  
  云中鹤见时机已到,一把把木婉清抱了起来,双手紧紧揽住木婉清的臀部,把她整个人都按在自己的阳具上,但不再进行抽插。木婉清下体鼓胀欲裂,却没有了一波一波的冲击,快感被疼痛所取代,忍不住又出声哀告道:“抽……抽插啊……”云中鹤淫笑道:“你求岳老爷插你的后庭,我们就满足你。”
  
  木婉清用力挣扎,无奈身体酸软,云中鹤手劲又大,丝毫动弹不得,无奈之下,只得轻言哀求:“岳老爷……求求你……插奴家的后庭吧……”南海鳄神故作不闻,道:“你求我什么?我听不见!”木婉清身心煎熬之下,理智彻底被击垮,娇声道:“奴家求岳老爷插……奴家的后庭……”南海鳄神哈哈笑道:“好啊,小贱人,老子就满足你。”腾身而上。
  
  时已近黄昏,只见夕阳掩映,溪水潺潺,木婉清被南海鳄神和云中鹤象夹心饼干一般夹在中间,两根粗大的阳具分别在木婉清娇嫩的小穴和菊花蕾中不住抽插,木婉清就象狂风恶浪中的一条小船,被两人肆无忌惮地蹂躏着。狭窄的小穴和菊花蕾被无情地撑开,两人一前一后有节奏的抽插让木婉清感觉要被撕裂一般,但伴随着巨大痛苦而来的是源源不绝的快感,木婉清的樱桃小口中不停地发出无意义的呻吟浪叫,显然她已经被彻底征服。
  
  这场三人大战持续了一个时辰,木婉清被数次送上巅峰,几乎要脱阴而死。好在南海鳄神和云中鹤终于也坚持不住了,两人先后拔出阳具,轮流塞进木婉清仍在呻吟的樱口中,两股浓浓的精液喷射而入,木婉清被迫尽数咽下,接受这最后的凌辱。看她含春的双目,微撅的樱唇,酡红的面颊,以及白里透红散发着情欲的娇躯,南海鳄神和云中鹤也不舍得杀她,终于在次日被段誉所救。?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