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交通性爱 > 正文

【H学院】【第二部】

作者:admin人气:902来源:

一、逃脱

  随着夏姨的轻声呢喃,张元的鸡巴缓缓挤入了她紧窄而多汁的小屄。

  时隔一周,他再一次体会到夏姨幽屄带来的那种柔软舒适的迷人感觉,温暖、柔嫩、夹紧,她的屄就像她的人,温柔,娴静而多汁。

  或许是因为身体内那媚功的作用,或许是她觉得没有生路了,夏姨格外的动情,格外的放荡,骚屄不顾一切的箍着张元的鸡巴,奋力的挺动美臀,让他火热的巨龙在她的小屄内左右环转,横冲直撞,将两人的交合处一丝不拉的展示在台下那些混蛋的眼中。

  小屄壁的嫩肉在她主动的牵引下,彷佛按摩一般,带动着内壁上一条条淫滑的肉缝,不停包裹刮刷着张元的鸡巴,像是无数双小手同时刺激着鸡巴上每一寸皮肤。

  「啊……舒服,夏姨,好舒服,我,啊……我爱你……」张元低吼着,享受着夏丽欣的服侍,有些不敢相信,她刚刚经历了五个人的凌辱,肉屄还是这么紧,没有丝毫松弛,而她小屄内柔嫩的肉壁一阵阵的夹紧厮磨比上次自己享受的时候,更加的有力而娴熟。

  「小元……啊……我……我也好喜欢,好棒,啊……夏姨永远……永远是你的,给我……啊……用力,再用力……」夏丽欣动情之极,丰满、娇小而丝毫不显臃肿的身体,像八爪鱼一般紧紧抱着,贴在张元身上,小脸上泪眼朦胧,红唇不停的吻着张元的脸,雪白的美腿一张一合,卖力的包夹着其中的巨龙。

  「嗯……好舒服……嗷……夏姨……你里面好嫩,啊……好紧……」张元不停的抽送着,一边深吻身上娇喘的夏丽欣,体会着她牢牢紧箍,彷佛有着无尽渴望一样的湿热小屄,将她体内那一股股的热流通过马眼吸入身体,他的意识不停的拓展,直到半径达到五十米才慢慢停了下来,在这个范围内的一切全部映入他的脑海。

  一脸变态样子,不停揉搓着裤裆的朱坚强,脸上挂满了淫贱笑容的小混混们,已经完全清醒,但依然撅着屁股爬向一个拿着冲锋枪的混混的秦小柔,还有已经慢慢将父亲移到擂台北边缘的老妈……「就是现在!」

  张元深吸一口气,将夏丽欣猛地抛向老爸的方向,飞身而起,兔起鹘落,眨眼间落在了朱坚强身边,朱坚强刚刚掏出的手枪也落在了张元手中。

  「住手!」

  张元大喝一声,正在给一个混混吃鸡巴的夏丽欣牙齿猛地一合,将他手中的冲锋枪夺过,随着凄惨叫声的响起,那些混混终於反应过来。

  「放开我们老大!」混混们大叫着。

  「让他们放下枪!」

  张元枪口抵住朱坚强的太阳屄。

  轰的一声,大门碎裂,烟雾弹,催泪弹扔了进来,大量的武警部队出现……将老爸送进医院已经晚上九点多,跟范达生汇报了一下情况,警察那里有秦小柔,张元也便带着夏丽欣往回走去。

  「夏姨,你说的,是真的吗?」奥迪车上,张元轻声问道。

  「什么真的假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夏丽欣低着头,紧紧拽着宽大的风衣的衣角。

  「你知道!」

  张元将车停在路边,抓住夏丽欣的双手,深情的看着她,「夏姨,我喜欢你,让我保护你们一辈子吧!」「不!小元,我们不能这样,刚刚那是,那是逼不得已,我……呜呜……」夏丽欣摇着头,忽然,嘴巴被张元的嘴堵住了,看着张元火热的目光,吻着他充满雄性侵略气息的呼吸,身体一阵酥软。

  张元的舌头探入她的嘴里,舔着她的口腔,吮咋着她的舌头,一股股香甜的汁液进入口中,张元的身体越来越热,没有发泄的慾望如大火般升腾,随着座椅落下,张元反身压在了副驾驶位置上的夏丽欣身上。

  「不……小元,呜呜……我是你乾妈,你……啊……不要……」夏丽欣身体颤抖着,想推开张元,哪里有半点力气。

  「夏姨,我喜欢你,接受我吧,我们已经做过了,你以为还能回到以前吗?

  你都忍了十六年了,不要再忍了,你需要男人,让我满足你……」张元一边说,一边将夏丽欣的风衣解开,两团丰满的美肉入手。

  「呜……小色狼,不啊……不要摸了,啊……那里被他们弄过,啊,我,我才不要你们那些,脏东西,呜呜……不要……」「不要?你下面狠想要哦!流了好多水,夏姨,第一次干你我就知道,你就是那种一天没有男人都不行的女人,这些年你怎么……哦……怎么忍过来的!刚刚被那五个家伙玩的时候,夏姨,你真的好骚啊!」张元的一只胳膊搂住夏丽欣的蜂腰,另只手摸向了夏丽欣腿间,用自己的膝盖撑开两条美腿,那开了一个大洞的牛仔裤,雪白光润的肌肤,如凝脂一般,张元的手在方寸之地上,上下捏弄,流连忘返。



  「你……坏小子,啊……你怎么,呜……能这么说乾妈,啊……我……」夏丽欣呜呜的叫喊着,被年轻火热的身体压着,全身泛出一阵阵湿热的浪潮,感受着张元的大手在自己的腿根,屄口、已经屁股上来回抓摸,从两人身体偶尔露出的缝隙中,有时甚至能看到自己饱满的阴阜正泛着水光,那被人干了许多次的小屄口正被张元的中指侵入,在海绵嫩肉中抠挖进出。

  天呐!他是我的乾儿子,是遥遥的男朋友,是我未来的女婿,我……夏丽欣心中纠结呐喊,一只手搂着张元的脖颈,被他玩了这么多次,我该怎么办,以后该怎么……但是,真的受不了,这个小混蛋,啊……好会玩,受不了,受不了啊!

  「嘿……我的淫荡的好乾妈,刚刚他们是不是还没喂饱你啊!你看……哈哈……你的小洞里又是那么多水,好湿好滑,要不要我……」「小坏蛋……啊……!夏姨要……啊……被你害死了……都是你,都怪你,啊……你,不要弄了,快,快点吧,遥遥还在家等我们呢……」夏丽欣娇喘的声音越发急促,秀面越来越晕红,光润的鼻端也开始微见汗泽,她一边不停的轻哼娇喘,一边轻轻扭动着雪白的娇躯,那副诱人的情态真是看得人血脉贲张,不仅如此,而且主动伸出手,掏出了张元肿胀的鸡巴,轻轻撸动起来。

  「嗷……喜不喜欢,嗯……想不想要!」

  张元低吼着,挺动屁股,让鸡巴在夏丽欣小手中前后进出,自己的手也更快的在湿热紧凑的小屄中抽动,一次次摧残着夏丽欣心中本就已经不堪的防御。

  「啊……啊……不……啊啊……坏小子,啊……好难过,啊……我……我喜欢,好喜欢,不要,不要玩了,给我,给我吧!」夏丽欣高亢的娇喘着,求饶着,在小屄内巨大刺激的冲下,雪白身体控制不住的抽搐起来。

  「要……嗷……要什么!」

  张元死死盯着牛仔裤间,雪白的一片之中,淫水直流的溪谷吼道。

  「死小子,啊……坏蛋……我……啊……我要你的鸡巴,快点,给我,操我,快一点弄进来,啊……阿姨被你害死了!呜呜……」夏丽欣的情慾之弦终於崩断,大声的浪叫起来,小手抓着张元的鸡巴用力的向自己泛滥的溪谷拉去,只渴望男人的鸡巴缓解她身体内的空虚与寂寞,用力的扭动凹凸有致的身体,厮磨着,放荡的呻吟着,「啊啊……不要折磨我了,夏姨错了……啊……干我,干我的骚屄,快……」「夏姨,你真是骚,我来了!」看着平日温柔如水,知书达理的夏医生,穿着露b牛仔裤,牵着自己的鸡巴求自己插进她的骚屄,张元的鸡巴颤抖了几下,狠狠的挺了进去,「舒服,啊……小淫妇,哥哥,嗯……干的爽不爽,啊……你的屄,好紧嗷……」狭窄的汽车座上,夏姨大分着美腿,紧紧缠在张元的腰上,黑色的风衣映着她雪白的美肉,被牛仔裤包裹的美腿根部,粉屄、菊花丝毫毕现,一根如玉米棒子一般的狰狞巨龙猛烈的抽捣进出,一辆辆汽车呼啸着经过,灯光打在两人的交合处,淫靡而刺激。张元运起桃花功,刺激着夏丽欣的小屄壁,她的情慾越来越高,叫声越来越大。

  「坏蛋,小坏蛋,啊……要死了,啊……被你弄死了,好美,好舒服,哎呀……用力,用力……我,怎么了,里面,啊……天呐,美死了……」紫色的龟头带出一阵阵白浊的液体,在夏丽欣的白虎美屄中剧烈的进出,一下下没入她娇嫩的蜜蛤,一股股淫液顺着屁眼流到沙发座椅上,沾湿了大半个屁股,硕大的两颗卵蛋敲击着,啪啪作响,车厢中充满了淫靡而撩人的火热。

  二、母女(一)

  「啊……啊呜……你的鸡巴,啊……好大,把阿姨弄死了,啊……好深,啊……小坏蛋,要被你戳死了,轻一点,这个,哎呀……姿势太深了,子宫都要被捣穿了,坏小子,呜呜……乾妈,啊……算是载在你手里了,好儿子,好宝贝,啊……用你的大肉屌,啊啊啊!」夏丽欣的淫叫声放浪而淫魅,似是在释放着憋了近二十年的压抑,一双剪水双瞳满是春情和肉慾的看着在身上驰骋的张元,小手探到下面,撩拨着张元一手无法握住的肥硕卵蛋。

  「夏姨,我喜欢你叫床,太骚了,以后,啊……我要天天操你,操死你这个淫妇……」「操吧……啊……用力操我……你的肉屌好厉害,啊……再深些,啊……顶穿了,我还要……呜……」张元坚硬火烫的鸡巴,在桃花功的作用下更加的硬挺,一次次更加深入的插进夏丽欣饱满的肉屄中,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夏丽欣的蜜壶中来回抽插,看着温柔不带一丝烟火的乾妈,被自己干的浪叫涟涟,泪水滚滚,张着小嘴大力呼吸,张元心中充满了自豪,他自己都没想到,夏丽欣对男人的渴望如此强烈,刚刚经历了五个男人,现在还是那么的需求!



  「你,啊……小坏蛋,你好厉害,今天,啊……怎么这么强,乾妈……要,啊……要受不了了,你,怎么抽出来了……哎呀,你要做什么……」十分钟以后,夏丽欣接连登上了两次高潮,想到两个小时前发生的那淫乱的一幕,张元猛地将鸡巴抽出,顶向她那紧锁的菊花。

  「不~ !坏蛋,啊……小坏蛋,那里,不,不行,你的太大了,啊……要裂了,呜呜……」「刚刚,不是……嗯!被别人弄过了吗,我也要……好紧,舒服,啊……好舒服……」「天呐,不行,不要啊!好胀,要胀死了,拔出来,啊,你……呜呜……你把夏姨当什么了,一点都不知道,呜呜……心疼,啊……」夏丽欣一边叫一遍捶着张元的胸膛,晶莹的小脚丫在他腰上来回踢腾,眼见着鸡巴已经进去了半根,张元被夏丽欣的样子吓到了,恋恋不舍的又拔了出来。

  「好吧,夏姨,我不弄那里了……」

  「哪里也不许弄了,这么脏!」一把将张元推开,「下去,洗乾净再上来!」张元悻悻的走下车,洗了三遍,重新上车的时候,发现夏丽欣的衣服已经整理好了,正拿着手机准备开机,顿时不满起来,「夏姨,你舒服了,我,我还没有……」「活该,你个坏小子,谁让你不学好,那里疼死了!」「我能给你治,夏姨,你让我干几下骚屄,马上就不疼了!」两人做得时候胡言乱语夏丽欣还没觉得什么,但衣服都穿好了,她顿时羞了起来,揪住张元的耳朵,「什么,那个……骚屄,以后不许说了,真是,下流!」「嘻嘻,下面是流的好多啊!」

  张元嬉笑着将手探入了风衣下摆,「乾妈这件裤子,真是性感,想什么时候弄就什么时候弄!」「小元,回去吧,遥遥要担心了……」

  夏丽欣刚刚说完,手机呜呜震动了起来,看了一眼,顿时大惊失色,「快,快点回去,遥遥,呜呜……出事了!」张元顿时色变,也顾不得调戏夏丽欣了,风驰电掣向回跑去。

  停车,三步并两步冲上筒子楼,开门,张元跑进路遥卧室,没人,转了一圈,夏丽欣也气喘吁吁的上来了,「遥遥,妈妈回来了,你在哪里,不要吓妈妈……」「没人!」

  张元急道。

  忽然耳朵一动,冲向洗手间,猛地将门推开!

  水洒下,路遥穿着校服蹲在墙角,任由冰凉的水洒在身上,几缕长发贴在额头,让她那清丽纯稚的脸显得满是凄凉,薄薄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大大的眼睛哭的又红又肿,迷茫的看着自己分开的腿间,柔嫩的小手在翻开的少女娇嫩的小屄上用力的揉搓着……「遥遥,你,你怎么了,呜呜……对不起,妈妈,呜呜……」夏丽欣大哭着扑了上去,跪在地砖上,将小路遥抱在了怀里,丝毫不顾风衣下的屁股裸露在外面的美肉。

  看着小路遥那被她搓的红肿的小蜜屄,跟夏丽欣肥白的一线天,张元吞了一口口水。

  狠狠的甩了自己一个耳光,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这些龌龊的东西,大步走上前,将路遥一把抱起,走向外面,「夏姨,找几条乾毛巾!」「小元哥哥,遥遥……啊……要你的大鸡鸡,给我,给我……」刚刚将路遥放到床上,她便不顾一切的抓住了张元胯间的鸡巴,向自己腿间拉扯。

  「小遥,醒醒,你怎么了!」

  张元摸了摸路遥的额头。

  「我要……我的里面好热,我要哥哥的鸡鸡……呜呜……不要……老师,不要这样,我不敢了……小元哥哥,对不起,遥遥是要留给你的,呜呜……」「遥遥是怎么了……」

  夏丽欣手足无措的拿着毛巾擦着路遥湿漉漉的身体,嘤嘤抽泣着,「是感冒了吗?怎么会这样,都是我不好,小元,快一点,送遥遥去医院……」「不用!」

  张元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一丝怜惜、一丝愤怒,看着夏丽欣低声道,「夏姨,你相信我吗?」「我,我当然相信你,小元……」

  「那就好!」

  张元打断了夏丽欣的话,几下将路遥的衣服脱下,露出了十九岁少女娇柔稚嫩的身体,看着她脖颈上的几个牙印,鼓鼓的椒乳上几道淡淡的指痕,张元大概猜到了,拉开她覆在美腿间的小手。

  少女迷人的鲜贝完全裸露了出来,娇小粉嫩的屄口清晰可见,光洁饱满的阴阜上稀疏的毛发打成了几缕,白的几近透明的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甚至都能看到几丝,原本粉色的大阴唇已经因为充血而呈现着鲜红,中间娇艳欲滴的花蕾丝毫毕现,紧窄的屄口外两片小阴唇,娇小而迷人,如同世间最娇艳的花瓣一般时开时合,粉嫩动人,似乎在渴望着什么……看到这些,张元心里不仅没有兴奋,反而充满了无言的怒火,他左手将花瓣分开,伸出右手中指慢慢探了进去。



  「啪……」一记耳光扇在了张元脸上,夏丽欣愤怒的看着她,与路遥有七分相似的脸蛋上,一双美眸无声的留着泪水,「遥遥都这样了,你还……张元,你跟那些畜生有什么区别,阿姨看错你了!」「夏姨,虽然事情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请相信我!」张元无奈的苦笑。

  「嗯……好舒服!啊哦……小元哥哥,啊……给我……」指头刚刚插进屄口,路遥便迫不及待的扭动起了坚实的小pp,一下下向前挺着。

  感受着少女紧窄的肉屄,张元一点点将指头插了进去,瞬间,指头便被数不清的褶皱包裹、紧夹、吞噬,美妙的触感让他的鸡巴瞬间耸立了起来,直到手指伸到了尽头,张元还是没有感受到少女的那层薄膜。

  「畜生!」

  张元不知道该兴奋还是失落,骂自己还是骂别人,说着就要将手指抽了出来,却被路遥的美腿夹住了!

  张元知道抬起头,看着夏丽欣,「夏姨,小遥,被强暴了!」「不!不!这不是真的,不可能,呜呜……我……呜呜……」夏丽欣身体一颤,软软的躺在了地上。

  张元将手抽出,扶住夏丽欣,「夏姨,这不是你的错,是,是我的错!」「是!都是你,呜呜……我们母女的命好苦,本来还以为,有个男人可以依靠,可是……呜呜……遥遥……」夏丽欣哭着捶打着张元的胸膛。

  「夏姨,我先救遥遥,她这样狠危险,等一下,我告诉你好吧!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娶遥遥!」张元慢慢的将夏丽欣的眼泪吮乾,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此刻看起来就像一个崩溃的孩子。

  「你,呜呜……你怎么……」

  夏丽欣还没说完就打住了,呆呆的看着张元的胯下。

  张元当然感受到了,低头一看,小路遥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爬了起来,已经把他的拉链拉下,将那火烫的狰狞巨物掏了出来,清纯的小脸上满是动情跟欣喜的娇羞。

  「嗷……」

  张元一声吼叫,看着小丫头用力的张开小嘴,呜呜的将那火烫狰狞的龟头吞入了小嘴,而且用力的向喉部顶着,张元已经感受到了她的喉头,看着自己的鸡巴深深陷入少女的樱唇,享受着龟头上传来的紧致跟湿热,在加上里面马眼处舔弄的小舌头,张元差点喷射了出来。

  三、母女(二)

  「呜呜……这……这,遥遥她,她是怎么了,呜……」夏丽欣一边流泪一边看着床上用力的吃着张元鸡巴的女儿,从小到大,母女都没有分开过,她哪里见过女儿这么淫荡的样子。

  张元忍不住吻向了夏丽欣,一边享受着少妇性感的红唇,一边享受着少女激烈的口交,张元兴奋的简直要挂掉了一般,暗暗下决心,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将这对母女花拿下,至於那个坏了小丫头身子的家伙,虽然早晚都要有这一天,虽然他已经受了惩罚,但仍然要承受自己的怒火!

  「嗯……嗯……啊……」一阵激烈的热吻,夏丽欣差点迷失,用尽最后的一点理智,将张元推开,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你不是要救遥遥吗!」「夏姨,相信我!」

  张元转过了身子,喘着粗气将鸡巴从小路遥的嘴里拔了出来,小路遥仰着秀面,眯着弯弯如月牙般的大眼,迷离的充满春情的眸子盯着眼前的巨物,像小猫一般用她肉嘟嘟白嫩嫩的小脸摩擦着,渴求的看着它……「小元哥哥,给我,给我……」

  小丫头娇吟着,用她珍珠般的脚趾蹭着张元的大腿,即便是被慾火烧的有些神志不清,但纯稚的小脸上依然浮现着她独有的羞涩。

  张元哪里还受的了,地下拳台,半路车上,都没有让他释放,他现在急剧渴望再次被包裹,尤其是被这个让人怜让人爱的小丫头包裹的感觉。张元把住路遥两条粉粉的小腿缓缓打开,看着那一片粉白中间的淡淡红肿,想到这片处女地竟然不知道被哪个老混蛋开发了,想到另一根鸡巴在这里进出的样子,他心里满是酸涩。

  「小丫头,哥哥来了!」

  张元对准那片粉嫩就要叩关而入。

  「这就是你说的治疗?」一张白白嫩嫩不下於路遥的小手突然伸出,把住了那已经顶在娇柔处的狰狞,看着夏丽欣那痛楚的眼眸,张元苦笑一声,「夏姨,就是这样,等下我给你解释,小路遥是我妹妹,又是我女朋友,我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占她便宜!」「哼!这不叫占便宜,什么才叫!」



  夏丽欣犹豫了一下,还是松开了小手,「等下你要给我一个解释!」「给我,啊……啊啊啊!」

  夏丽欣刚刚松开手,张元还没有动作,路遥小腿勾住张元的腰部,小屁股猛地向前一挺,随着她高亢的充满满足的叫声,张元顿时感到自己的鸡巴进入了一片火烫与泥泞之中,千万道褶皱,千万层美肉,一层层的包裹,一层层绞缠,吮咋。

  「啊……嗷……小丫头,你,啊……好爽,好舒服!」张元低吼着,看着自己被包裹了大半根的鸡巴,瞬间运起桃花功,这才缓解了要喷发的慾望。

  「哥哥,好美,……啊……胀死了……啊……啊……快,快点,好痒,好难过……胀死啦……啊啊!」路遥小手抓着床单,美眸半阖,一边大叫一边猛烈的旋动纤细的腰肢,坚实的小屁股,紧致的美屄死死的扣着火烫的狰狞。

  张元也开始慢慢配合着小丫头,开始耸动起来。

  「小混蛋,要是你撒谎,夏姨以后再也不理你,你……你也不要再到我们家……」夏丽欣看着两人的交合处,看着女儿那娇嫩的小屄被撑成一个恐怖的大洞,一根青筋凸起的狰狞巨物在那里进进出出,带出汹涌的少女汁液,美眸中也充满了情慾,身体中沉寂的慾望渐渐苏醒,尤其是想到这跟东西在半小时前,还在自己的那里进出,小腹处忍不住升起一团燥热。

  「要是,嗯……我没有撒谎呢?」

  张元一边吸取路遥体内的那股气息,一边转过头,看着夏丽欣说道,「如果我没有说谎,夏姨你,嗷……你就在这里让我玩一次,敢不敢!」「你想的美……」

  夏丽欣心里砰砰跳着,想到这小混蛋的大东西要带着女儿的体液进入自己那里,忽然发现下面开始骚样起来。

  「就这样说定了,嗯……快了,再过五分钟,小路遥就差不多,嗷……」「啊……啊啊……好爽,小元哥哥,呜……用力,用力操我,啊……我,啊……你的大鸡巴,好舒服,……」路遥的身体反应越来越亢奋,雪白的身体染上了一层粉红,就像一个粉嘟嘟的瓷娃娃,叫声却越来越不堪入耳。

  「这个小丫头,从哪里学来,这么……」

  「当然是,嗯……从妈妈那里学来的!」

  「胡说,我才没……」

  夏丽欣忽然想到了什么,羞的转过了头。

  「噗嗤……噗噗……啪啪……」房间里充满了少女的浪叫声跟男女生殖器交合的声音,淫靡而激烈,狰狞的鸡巴在少女娇嫩的小屄中打桩机似的猛烈抽插,做着最原始的动作,肉与肉紧密的贴合,汩汩的淫水从两人的交合处被挤出,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夏丽欣越看越是入神,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点若有若无的嫉妒。

  「嗯……啊……好遥遥,啊……你的小屄,嗷……好紧,干起来好爽,啊……又软又滑,好舒服,好舒服啊!」张元一边抽插,同时抚摸着少女初成的嫩乳,鸡巴丝毫不停的在湿淫粉嫩的小屄中进出,肥大的卵蛋上也沾满了淫水,随着抽动左摇右晃,甩的淫水四溅。

  「嗯……哥哥,小元哥哥,啊……遥遥,啊……也好舒服,人家,啊……天天都想你的大鸡巴,好想,呜……你想干妈妈那样,啊……把人家的屄屄塞满,美……好美,啊……小元哥哥,用力,再用力,啊……」随着张元的一次次冲击,小丫头动情的伸出胳膊环住张元的脖颈,仰着粉颈吊在他的下面,快美的呻吟,柔顺的长发前后飞舞,修长的美腿死死的环住张元的屁股,好像怕填满肉屄的鸡巴跑掉一般。

  「遥遥说什么?天!难道,难道上次的事情,她都看到了吗?这……我……丢死了……都是这个小坏蛋……」夏丽欣的脸越来越红,身体越来越热,随着时间的推移,路遥的叫声却越来越低,慢慢的,叫喊声慢慢变成了抽泣声,眼中的迷茫慢慢隐去。

  最后一丝桃花功从她身体抽出的时候,路遥猛地抱住了张元,像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孩子,哇哇大哭起来,「小元哥哥,我……呜呜……遥遥的身体不乾净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呜呜……是他强迫我,他说,他要把我们偷试卷的事,告诉警察,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他就把我,呜呜……像那个姐姐一样,哇……」「唉……这个,不怪你,是哥哥的错,我……我告诉你们吧!」张元心疼的抱着路遥,心疼的抚摸着她的粉背。

  张元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的夏丽欣,一五一十的将桃花功的事情说了出来。



  「就是这样,其实,就算不是那个混蛋胖子,哥哥也不能,咳……不能要你的第一次!」「荒唐,怎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夏丽欣忍不住,大声道。

  「啊!妈妈,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小丫头扭过头,看着夏丽欣,这才想起,自己还坐在张元的胯间,他的巨物还插在自己的柔嫩里,顿时羞得趴到了张元怀里。 「真的是这样,夏姨,你不想想,那一会儿,咳咳……我的两条腿都断了,还中了枪,如果不是桃花功,如果不是跟你们做爱,我的腿怎么可能好。」夏丽欣张大了小嘴,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元,慢慢点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解释,「那你是说,黄学庆,他、他以后就不能……」「好……好像是。」

  路遥如蚊蚋般的声音从张元的怀里发出,「他把我送到家,还要,还要把他的脏东西塞到,塞到人家小妹妹里,可是都没有进去,人家给他,给他吃的嘴巴都酸了,也没有起来,大坏蛋,活该……」「这个老混蛋,我饶不了他!」

  张元脑海中浮现出小路遥被压在身下,黄学庆那肥猪把他疲软的鸡巴一次次向路遥娇嫩的小屄中塞得场景,心中直冒酸气。

  「算了,他,以后不能那个,就是对这种人最大的惩罚了,小元,你不要再惹事了!」夏丽欣幽幽道。

  「小元哥哥,你,你还要遥遥吗?你还做,遥遥的男朋友吗?」小丫头担心的问道。

  「乱想什么呢,我当然要,要不然,怎么,呵呵……怎么跟你做这个啊!」张元故意耸了几下,引的小丫头发出一阵媚的滴水的娇吟声。

  「你……你们注意点!」

  夏丽欣俏脸一红,说着,慌慌张张的走向房门。张元哪里会让她就这么离开,在路遥耳边轻声耳语几句,松开了她,一把抓住了已经走到房门处的夏丽欣,大手随之覆上了她的丰胸,「不是说好的,夏姨难道要反悔吗?」

????四、母女(三)

  「不……小元,不要这样,求求你,让,让遥遥陪你,啊……不要摸……坏蛋,放开啊……呜……我不能……啊……」看了一眼全身都蒙在床单里的路遥,夏丽欣哀求的看着张元,想要推开他,手在不经意间碰到了一根火烫的黏糊糊的东西,一想到这根满是自己女儿体液的东西要进入自己那里,身体一阵酥软,任由张元的魔爪探入了风衣,抓住了自己丰满的乳球。

  「嘿嘿……说话不算数,这可不对!」

  张元故意淫笑道。

  「小元,嗯……是……是我错了,求求你,不要……啊……去我的,我的房间好吗,求求你,这样,我,我……」「不行!」

  张元打断了她的话,看着她涨的通红的粉脸,抓着她的丰臀,轻轻向床上一丢,看着她再次仅余那条淫荡牛仔裤的丰满身体,吞了一口口水,将风衣甩在地上,迅速的脱下自己身上仅存的衣物。

  「啊……」

  夏丽欣轻轻娇唤了一声,扑到在了床上,一双修长圆润的玉腿跪在床边,诱人的轻轻微分着,露出了情趣牛仔裤间那两个销魂蜜洞,粉雕玉琢没有一丝瑕疵的娇躯俯在床边,不盈一握的柳腰深深压着,衬托着她的浑圆丰满,坚挺饱满雪白如玉的屁股蛋,一双玉臂向后伸出,想用那丁点儿的柔荑盖住自己的裸露处,掩映之间却更显风情。

  看着白嫩的手指间,闪着水光的淡粉色的肉唇,张元深吸一口气,「我的两个乖宝贝,嗷……让老公来满足你们,嗯……你,就是你,竟然怀疑我,还敢打我耳光,看我今天怎么操烂你的小洞!」「夏姨,骚逼都湿成这样了,让我先满足你吧!」张元吼着扑了上去。

  「不,坏蛋,你,啊……」

  夏丽欣还待说什么,张元却不想再生什么变故了,鸡巴对准她指缝间那道嫩红闪着萤光的缝隙,猛地插了进去。

  「小元哥哥,你……呜……好下流,怎么,怎么可以对妈妈,说,说那些话……」被单一角掀开,露出了路遥那又红有嫩,还带着一丝泪痕的可爱小脸,弯弯的眼睛看着张元跟夏丽欣的交合处。

  「都是跟夏姨学的,嘿嘿!」

  张元笑道。

  「哦!」

  路遥了然的点了点头。

  「啊啊!遥遥,不……不要看,呜呜……停下,坏蛋,小坏蛋,停下啊……啊……要死了,呜呜……我……啊……才没有说过……」夏丽欣身体被撞的前后摇动,推着张元的小腹,大声哀叫,看着路遥盯在自己跟张元交合的地方,想到女儿的体液随着乾儿子的鸡巴进入了自己身体,一股剧烈的刺激进入身体,猛地一颤。



  「啊啊!啊……我,我……啊……好美,天那,要死了,啊……我要……」诸葛小雯大声呻吟着,忽然身体一颤,屁股猛地缩紧,好像有千万个虫子爬进了她的小屄的肉膜里,然后散布到全身,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老家伙的屁股,丰臀猛地顶了几下,然后把阴阜紧紧贴在老家伙的耻部,一动也不动,只有屄口的肌肉迅速的抖动着。

  高潮后的爱液滚滚,少女本就已经淫滑不堪的交合处喷涌而出,一撮撮稀疏的阴毛完全被淫水打湿成一缕缕,那团淡黑柔卷的阴毛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诸葛小雯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宝石般闪亮的眼眸闪过一丝无奈,瞬间便在身下巨棍的抽捣下隐去,濡湿的,还在高潮中不断颤抖的小屄,被老家伙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心头,雪白如玉的胴体一阵轻颤,雪白的美腿不由自主的举起,夹紧,用力环住了老家伙乾瘦的屁股。

  「啊……哎……啊啊!啊啊……」诸葛小雯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纤纤手臂主动抱住了老家伙的脖颈,将他压在了自己两团鼓胀的胸脯间,同时下面的肉屄紧夹,急促而羞涩的抽动着。

  老家伙也被诸葛小雯突然的热烈反应刺激的心驰神摇,只觉自己刺入子宫的龟头好像进入了一个吸力无比巨大的管道,龟头一麻,就欲狂泄而出,他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鸡巴,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她的体内,硕大的龟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小屄最深处那又热又滑的花蕾再一阵揉动,不断往返。这时,他那粗大的鸡巴已在诸葛小雯那娇小的小屄内抽插了上千下,鸡巴在少女小屄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酥麻,再加上在交媾合体的连连高潮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小屄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鸡巴一阵收缩、痉挛,老家伙即便是再厉害,他的慾望也已经达到了顶点,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啊……嗷……我……啊啊!我要,我要射,要射了……」老家伙的龟头深深顶入诸葛小雯紧小的小屄深处,巨大的龟头紧紧顶进她的子宫里,将一股浓浓滚滚的精液直射入少女的子宫深处……「射吧,给我,射给我,啊……好烫,呜呜……啊啊……」两个赤裸交合着的肉体一阵窒息般的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滚烫的精液淋淋漓漓地射入少女那火热的子宫内,极度狂乱中的诸葛小雯只觉子宫口紧紧箍住一个巨大的龟头,那火热硬大的龟头在痉挛似地喷射着一股滚烫的液体,烫得子宫内壁一阵趐麻,并将痉挛也传递给她的子宫玉壁,由子宫玉壁的一阵极度抽搐、收缩律动迅速传向全身,她也再次到达了一个新的高潮。

  十分钟后,诸葛小雯身上的红潮慢慢褪去,只剩下粉腮上的一点羞红,随着她身体慢慢坐起,噗的一声响,被撑的久久没有闭合的红肿屄口激射处大量的粘稠精液,美眸缓缓睁开,看着旁边死狗一般的老家伙,眼中闪过无比的痛苦跟厌恶。不顾下身那火烫的疼痛感,翻身落下浴池,许久,随着哗啦一阵水声,浴池中再次露出了诸葛小雯如小女神般的娇美玉体,脸上泛着神圣的不可侵犯的光泽,冰冷的眼眸看着旁边的晴儿,「全都录下来了吗?」晴儿满脸潮红,甚至比诸葛小雯还要羞涩,毕竟她清醒的目睹了整个过程,「小姐,都,都录下来了!」诸葛小雯甩了甩长发,贝齿紧咬着下唇,恨恨的说道,「保存好,我要让那个混蛋知道,因为他,我付出了多少!」

????【未完待续】

????本楼字节数:62270

????总字节数:1770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