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孽欲(13)

作者:admin人气:446来源:




       13 小别胜新婚瞒天过海大意失荆州集怨成仇
  星期四这天夜里,小冯对她说,「等明天你休息的晚上,我们带上这篓水果
和人参去你家看望你父母去,结婚后经济一直紧没去过,也权且表示我当女婿的
一份心。」
  春花辛酸地点点头,这话合情合理,何况自己心里还惦记着娘。但从内心里
说她又不想见那个爹,可既然丈夫提出来了,自己又能有什么理由推托呢?
  无奈之下,她不得不应允下来,她暗暗地望着丈夫那满怀喜悦的脸,真的从
心底里感到自己欠了丈夫什么,一想到爹前日里刚和自己做了那事,自己为了让
爹快点离开,主动攀着爹和他交媾,可蒙在鼓里的丈夫却带着礼物兴高采烈地去
看望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丈人,真心实意地去孝顺他,而他还整天惦记着自己的
闺女,竟然提出明天来和闺女上床,来侵占女婿的男人权力。
  她实在无颜面对,先不说愧对丈夫,就是面对两个和自己有着那种关系的男
人,她的心里也说不过去。爹见了她,肯定是暗地里眉来眼去,想着如何把自己
再弄上手,甚至会偷偷地向她传递着信息,想象着明天怎样和她上床,甚至连姿
势和细节都设计好了。
  在丈夫的身边,和自己的爹暗地里勾勾搭搭,眉来眼去的,她羞都羞死了。
  可从心里说自己又实在不愿落人口舌,背地里和父亲调情逗欲,但这能由得
了她吗?
  那天,爹刚弄完她,她还没来得及清理干净,丈夫带着女儿就回家了,她赶
紧扔掉了卫生纸,提上裤子,冯进来后哄走了女儿,就缠着要干那事,她推脱不
过,就被冯抱上那张还有着父亲体温的炕上,冯喜滋滋地压在她身上,和她说着
缠绵的话。
  插入的时候,春花听到里面发出咕咕的声音,但粗心的丈夫没感觉出异样,
抱住了她一顶而入,跟着春花感觉到一股粘液被挤出来,发出「噗嗤」一声,她
知道肯定丈夫的鸡巴上粘满了父亲刚刚泄进去的浓浓的精液,那一刻她羞死了,
一上午她先后被两个男人奸污了,而今她又要和这两个男人一起围桌而坐,同屋
而住,难道她注定要同这两个男人纠缠一生吗?
  但明天是星期五呀,父亲临走的那句话又清晰地响起来,「我星期五还会再
来!」再来干什么?那显然不是来看她,不是来帮衬这个家。一想到自己又要在
这张炕上和父亲做那龌龊事,她的脸就火辣辣的,难道从今以后就真的要听父亲
摆布,和他保持着不为人知的性关系吗?不听他摆布,可已经历了上次的主动迎
合,她还能抗争下去吗?
  一想到明天自己要面对父亲,父亲又要在这张炕上和她……她的心扑扑地直
跳,她不知道父亲会怎样对待她,她最怕的还是父亲看着她,让她脱光了衣服,
她迟疑着脱到那里不往下动时,父亲就会伸出大手一把摸着自己的腚沟,淫邪地
看着那白白的内裤上露出的一条紧绷的细缝,一双小色眼眯缝着……
  「怎么不脱了?留给爹脱?好,爹给你扒下来。」说着就解下她的肩带,摸
她两个结实的大奶子。「春花,你结了婚,连奶子都丰润了。」他乐呵呵地拥抱
着,将奶子挤在胸前,手顺着她的小肚子渐渐地摸下去,抓住了内裤的松紧带,
「脱下来吧,脱下来给爹。」寿江林一边摸着她的屁股,一边往下脱,脱到春花
的胯以下,他嘿嘿笑着,大手捂过去,紧跟着扣进湿漉漉的里面。
  春花的心一紧,她真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子,她由抗争到完全迎合,其间融
合了多少辛酸苦乐,和自己的父亲性交,和自己的父亲厮缠,她的心扑扑直跳,
她暗自捶了捶蹦蹦跳的胸脯,缓了口气,明天,她将在那张床上和爹不再抗拒地
过真正的性生活,那他还是爹吗?
  如果长期这样下去,那自己还不成了爹地地道道的女人、情人?爹还不是她
实实在在的男人?她的心慌慌地跳,跳的心理怪难受,一想到从今以后,她将主
动地躺在炕上用性器和父亲的性器交合,并支取着快乐,她就喘不过气来,万一
再怀孕怎么办?有了丈夫,她还有理由去打胎吗?不打胎又怎么行,生下来,今
后怎么叫?叫他姥爷,还是爹?
  叫姥爷,可女儿分明是自己爹的孩子,叫爹,那女儿又和自己一个辈分,本
来嘛,生下的女儿也是父亲的女儿,尽管他给自己的女儿下了种,可那是他的孩
子,自然管他叫爹。寿春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盘算着如何躲过那一劫,一大早
起来,就不敢呆在家里,抱起正在打着的毛衣,钻进对门楼上的邻居家,可心老
是拴在自己的家门口,担心着那头恶魔的出现。
  过晌的时候,终于看见那个老畜生提着一小串香蕉,先轻轻地敲门,等了一
会儿,又走到窗门外张望,继而又令人恶心地唤着自己的名字与外孙女的名字。
半晌,他晓出是女儿躲着他去了,左右张望了一会儿,看看无望,才骂骂咧咧悻
悻地走了。
  春花捏着毛衣的手出了一手的汗,看着远去的父亲的背影,如释重负。
  晚上,她硬着头皮随丈夫回家,娘见女婿上门,高兴得什么似的,买回了熟
菜,张罗了酒和饮料早早地摆满了桌子。
  春花去里间拿东西时,迎面碰到了父亲射过来的毒毒的目光,她害怕地躲过
去了。「你今天哪里去了?」他咬牙切齿地说。
  春花没答,赶紧退回来走出去,她知道父亲的阴谋没得逞,正窝着一肚子火。
  寿江林心里不好受,眼瞅着对自己逆来顺受的闺女不再听自己的指使,心里
就像堵了一把草,哎――若不是闺女结了婚,有了自己的男人,兴许自己现在就
能把闺女压在身下,哪还能叫她浪得腰一扭一扭地往外走。也许她这会正躺在自
己的身下,让自己插着她那还空闲的屄。
  娘看见寿江林还没入席,就走回去叫他,「看你,女婿好久没来,你还不过
来陪陪。」寿江林终于阴沉着脸坐下来,女婿赶紧端起酒杯递到他面前,「爸,
来,女婿敬你一杯。」这一杯不敬倒好,一敬,寿江林一股无名之火噌地上来,
那女婿的称呼让他再也压不住怒火了。冯酒杯未端好,只见老头哗地一下,掀翻
了桌子,杯盘酒菜满地都是。
  女婿懵了,娘呆了,闻声而来的四邻八舍都进门来问,怎么了?怎么了?只
有春花心里明白,还不是老畜生想要的没有得到,如果过晌那时自己按爹的意思
在家里等他,也就没有这事,也许这会他会兴高采烈地和女婿碰杯,津津有味地
品尝着并不丰盛的菜肴,唾沫乱飞地炫耀着他的经历,并暗自得意地回味着和女
儿的调情。
  看着丈夫一脸的无趣,她似乎有点后悔,若是过晌趁丈夫不在家,还不如自
己不躲出去,让爹弄了,打发老畜生满意了,兴许爹就不会给他如此难看,再说
自己和爹又不是第一次,只要自己做的严实些,把那畜生伺候好了、满足了,也
就安生了,爹也不会再生事端,旁人也不会知道。
  可再怎么样爹也不该这样,那是他女婿,他不看他的面,还得看女儿的面,
毕竟还和女儿有着那层关系,可他竟当着女儿的面让他下不来台,这不是给她下
马威吗?他是在气那天女儿躲着他,没有让他随了心。
  春花想到这,一气之下,拉起丈夫孩子奔出家门,止不住的泪水哗哗直流,
娘大概猜出什么原因,追着女儿,流着无奈的泪水对女儿说,「把亏吃了吧,孩
子,以前的事我都知道,以后我活着你来看个,我死了,你就不要来了。」春花
呜咽着掩着面,丈夫问怎么回事,她说,老头子不是人,去看他做甚?
  四邻八舍还在劝说,娘站在昏暗的小巷里,舍不下脸面,摇着肥胖的的身躯,
一颠一颠地又追上来,她只好站住脚,见娘泪水满脸,「春花,我做娘的晓得你
苦,你就看在娘的面上今晚先回来吧,街坊四邻都在……」
  春花明白娘的心思,娘爱面子,家里不明不白地吵得天翻地覆,邻里面前不
好交待,她心里又可怜娘,丈夫更是张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直在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春花就得为「没有什么」活着,为顾全颜面,为了娘,为了丈夫和
家庭,她得继续装下去,继续过那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日子。
  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女儿的忍让屈从疯长了父亲的欲望。经历了那一次
吵闹,他似乎看出女儿对丈夫隐瞒了一切,也看出了女儿的怯懦和有机可乘,因
此上总是寻找机会时不时地撩拨女儿,对女儿说些下流的话,他不再偷偷摸摸,
而是名正言顺起来。
  不过一个月后的光景,一天冯匆匆请假想与妻子去把买下的晒衣铁杆运回家,
谁料一扑进家门,他惊呆了,看见老丈人正光着屁股从妻子身上起来,一边走一
边还往上提着裤子。
  紧接着又发现了床单上岳父造孽时留下的那摊秽物,而妻子正捂着脸泪水纵
横,一条裤子被脱到膝盖以下,腿间那丛漆黑的阴毛湿漉漉地粘到大腿两边,正
有一滴白色的液体往下流着,再明白也不过了。
  怎么相信这等丑事会降临到自己身上而且还是亲眼目睹呢?一个是丈人,一
个是妻子,当丈人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相信在这之前,他一定是刚从妻子身
体里抽出来,当他看到妻子雪白的大腿上流着那一缕白白的粘液时,他知道那是
丈人的,他们甚至来不及穿裤子,来不及擦拭,可他们是父女啊,亲生的父女,
怎么能干这禽兽勾当呢?
  不!他无法接受这种现实,他一把拉过妻子,妻子这个可怜的女人,再也无
法吞咽这耻辱,她伏在丈夫的肩上呜呜地诉说了全部――
************************************
  自从那个星期五父亲没有得逞掀翻了酒桌后,两人就一直没有来往,老东西
虽惦记着那事,但也害怕女婿,有时春花回家,碰到父亲,父亲停住脚,嘴里嘟
哝着向她要求,甚至说些下流话,但都被她装作不知道而挡了回去,这样几次,
父亲虽然火急火燎地,但毕竟不是在家里,况且他又怕春花告诉了女婿,就不敢
明目张胆地奸污她。
  因此上,他似乎有点心灰意懒、死心了,再怎么说老东西还有点人味,他知
道,自己让女婿难看,女儿不会饶了他,更不会轻易地答应他。
  春花看到父亲的态度,暗自庆幸那天自己的作为,没有逆来顺受,也给了父
亲一个难看。丈夫虽然偶尔问起来,她都以家务事应付过去,好在丈夫对她百依
百随,就不再追问了,春花一颗忐忑的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父亲也许从此以后
就会收敛起那颗心,就此罢手。
  她的脸重新绽放出笑容,可也就是她刚刚感觉到生活的幸福时,那只被逼急
了的恶魔再次窜了回来。她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快,父女偶尔在家相遇时,春花
也感受到父亲眼里的挑逗和不安分。
  有一次他甚至把她逼到墙角上,春花看着他不敢喊,父亲就把她两手架起来
放到头顶上,隔着裤子往那地方顶,他根本不用害怕来不来人,因为春花这时全
身心都放到周围的环境上,春花被架着的两手只能用移动身体来躲避父亲的进攻,
这反而更加摩擦了那畜生的东西,激起他更狂怒的欲望。
  春花感觉到父亲硬硬的东西连同衣服一起顶进了肉缝里,她移动着屁股躲避
父亲的进攻,父亲兴奋的涨红了脸亲她的嘴,春花由于被箍住了,身体躲不开,
动了几次,就被他强行压住了,以头按在墙上,强行将舌头伸进她的口腔,和她
接吻,她只好避重就轻,任由他活动。
  父亲显然不会局限于这一点,只一会儿,就想出了办法,用膝盖狠狠地顶住
她的肚子,试图腾出手来扒她的裤子,春花这次拼命反抗,两人一时间都喘着粗
气,终于父亲不顾一切地解开了她的腰带,两手突进了她的防线,贪婪地薅住了
她的阴毛,春花一时间疼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她无力地靠着墙,和他僵持着,父亲红着眼,一点点往下移动,从春花高高
鼓鼓的阴阜上,慢慢地移到裂缝的上端,手几乎够到她前端的阴蒂,春花知道如
果父亲一旦够到那里,就等于成功了,那老东西会千方百计地挑弄女人的阴蒂,
因为他知道,女人无论怎样反抗,一旦被男人捂弄上那地方,就会全身酥软,这
已经是百试不爽的事了。
  春花努力地寻找着机会,瞅准空子,使出浑身力气,疯了似地抵抗着,这在
寿江林看来也是前所未有的,但他究竟是玩女人的老手,压住闺女肚子的腿始终
不动,头抵在春花身上让她施展不开,手跟着往下一窜,就扣进了那高高鼓鼓的
裂缝。
  「啊……」剧烈的疼痛让她弓下腰,寿江林趁机把手插进她的裂缝。
  「骚货!」他狠狠地骂道,报复着女儿的反抗,「看你还逞能,今天我做了
你。」他抓住她的屄毛往上薅,春花疼得眼泪流下来,硬是不吭声,就在她几乎
绝望的时候,她听到娘踢踏踢踏的脚步声。「春花,春花,」寿江林气急败坏地
撒开手,狠毒地看了女儿一眼,临走的时候还猥亵地摸了她的脸一把。娘推开门,
看见春花披头散发,涨红着脸依在墙上喘着气。
  母亲当然明白女儿面临怎样的处境,要是自己晚一步回来,闺女可能就不是
现在这个模样,那老畜生肯定已经靠在墙上就把女儿做了。
  「回去吧。」母亲简单的一句话,让一直紧绷着的女儿松弛下来,她再也没
有力量支撑着了,身体顺着墙慢慢地滑下来。
  「你以后就不要来了。」母亲毫无表情地说,这样的事已经太多了,她连愤
怒都没有了,寿春花只能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在家休息的春花正搂着女儿午睡,一个人影窜进了她的睡房,女儿和她同时
被惊醒了,望着女儿甜甜地叫着「姥爷」的脸,看着父亲气急败坏的样子,她知
道今天无论如何也难以幸免了,为了不让女儿一颗童稚的心受到污染,为了保持
这个她无比珍惜的家,她二话没说,转身拿起一把糖将恋恋不舍地女儿哄出了家
门。
  女儿在临出门的一瞬间,跑回来,用拿着糖的手,楼住了姥爷的大腿,亲昵
地吵着让他抱,寿江林尴尬地躲在一边,一时间不知所措。
  虽然他从内心里也很亲这个外孙女,可他更想做的是亲自己的闺女,因此上
他不想在外孙女身上纠缠。
  「姥爷,妈妈为什么赶我走?」她天真地想希望留下来,和姥爷在一起,因
为姥爷每次来都给她带好吃的。
  可这时的姥爷根本就不喜欢她,「乖,听妈的话,姥爷和妈还有事要做。」
寿江林看着乖巧的外孙女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
  「去吧,啊――」寿春花走过来,牵着女儿的手,含泪把她哄出去,她这时
多么希望父女三人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可这个畜生一样的爹哪里还会想这些。
他只是想外孙女赶快离开,他好和女儿一起享受那无与伦比的父女之爱。
  就在外孙女蹦蹦跳跳地走出门的一刹那,他握住了闺女的手,春花没有甩开
他,任由他握着,寿江林看着孙女回头对着他一笑,就把春花搂在了怀里。
  原本想把女儿留下来,以阻止父亲的恶行和非分之想,但现在看来,还是让
女儿离开更为明智,因为父亲那贼一样的目光告诉她,他会不顾一切地要她,即
使当着外孙女的面,在他的心里,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的享受,妻子都不足以使
他断了想法,那屁大的孩子还能知道什么?
  春花从父亲的目光里读懂了他的兽性,瞬间她改变了想法,她怕,怕父亲会
不顾一切地当着女儿的面和她亲热、搂抱、甚至上床。
  就在她目送着女儿转身回屋的时候,父亲摸到了她的头,春花用手推开了她
的手,恼羞成怒的父亲在女儿头上狠狠地打了一拳后出去了,悲愤、羞辱的泪水
交加着从春花的眼眶中涌出,她哭了,哭她来到这个世界二十个年头所遭遇的不
幸,哭世上有这种天良泯灭的生父。
  她知道父亲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不一会儿他又进来上了炕,春花流着泪央求
着,「爹,求求你放了我吧,来生来世我做牛做马伺候你。」
  「不用来生来世,今天你就做马伺候我。」他见女儿软下来,猥亵地说。
  「可我是你的女儿啊,你的亲生女儿啊,你就眼睁睁地看着糟蹋你自己的亲
生女儿吗?」春花还是想用亲情打动他。
  「亲生女儿怎么了?亲生女儿也是女人,也得让男人骑,春花,你就是爹的
马子,爹就是想骑你。」「可我现在有男人了,你也有了外孙女,你就行行好,
别再找我了,好吗?」她真诚地对着父亲,试图打动父亲的恻隐心。
  「你有男人,那我是什么?」父亲一字一顿地说。
  「你是我爹呀,我一辈子的亲爹。」
  「春花,我是你爹,这不假,可我也是你男人,一个地地道道地睡了你的男
人。你这一辈子还要几个男人?我要了你的身子,你就是我的,就应当把我当男
人来看待、来伺候,我想要你,你就得给我,你娘没教你?要从一而终吗?难道
你还要另外的男人弄你,做不贞不淑的荡妇吗?再说,我生了你,养了你,你这
身子是我给的,我用她也是理所当然,也比其他男人都有权利用你。」他用一副
无赖的嘴脸对着女儿说。
  「可你也知道,这世上爹是不能睡女儿的啊。」她有点声嘶力竭了。
  「不能?笑话!我都睡了你几年了,我睡你的时候,谁来说不能了?我和你
困觉,也没见得出什么事,可见爹也能睡女儿,不要听那些狗屁话,你是女人,
就是让男人来睡的,在家里,我睡了你姐,爹是你们姐妹俩的男人,我今后还要
睡你。」他说着就来扒她的裤子,他太知道现时的女儿的心理了,就是仗持着女
儿的退却来要挟女儿,迫女儿就范。
  春花往炕上退却,蜷着腿,保存着最后一丝尊严,她知道如果今天再放弃了
自己的矜持,逾越了父女的界限,她就没有退路了,那以后躺在这张床上的她,
就只能和父亲持续乱伦下去,那她也就只能象对丈夫一样对爹,随时和爹步入乱
伦的温床,同爹一起寻性觅欲,一起寻欢作乐,一起高潮、低谷,沦于人类不齿
的道德深渊。
  「爹,你别,别――我都四个月了,你就别糟蹋我了。」她想以此为借口,
最终让爹就此罢手。
  寿江林根本不吃这一套,也许他知道女人怀孕四五个月正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时候,这时可以说瓜蒂牢固,根本不怕折腾,他拽住了闺女的腿往下拉,然后抓
住了她的腰带,春花看着父亲那狼一样的眼,她害怕了,害怕由于自己过分的抗
争,爹会把她俩的事抖露出去。
  想到这里,原本抗拒的心萎顿了,她不敢,面对他的淫威,他的恬不知耻,
她又一次屈服了,不再反抗了,只是默默地把泪咽到了肚里,学会了忍受的她不
想让面前的畜生毁了自己的家,毁了自己的幸福,她仍把幻想寄托在对父亲的顺
从上,想以暂时的屈辱换回长久的幸福。
  她太了解父亲了,父亲的霸道让她不得不奉献女儿的一切,已经有过的事实
减弱了她的羞耻感,她不再对乱伦那么反感,那么恶心了,只是从心底里想让父
亲遮盖住和自己的关系,因而她选择了退让和不再声张,默默地顺着父亲的意思
展示着女人的一切,希望爹能快点结束这乱伦的丑事。
  「爹,这次我依你,你以后就不要来了。」她眼巴巴地乞求爹,就像乞求一
个无赖,父亲扒光了她剩下的最后一条内裤,从炕上把她抱到了怀里,猥亵地用
嘴含着她红晕的奶头,手伸到她下面乱扣,春花无奈地羞涩的张开腿让他顺利地
在那里抠摸。
  寿江林顺理成章地抱着她亲她、哄她,「今天只要好好地让爹弄,让爹骑,
爹依你。」为求一时快活,他坐着把那根硬得像捅火棍似的东西放到她腿间隔着
阴缝抽插,春花感觉父亲的那里从肛门慢慢地撑开阴唇钻出来,然后又缩回去,
再次穿过。她知道爹是在慢慢地玩弄她,爹像一个调情高手,把她窝在怀里,和
她亲嘴,春花不得不由着他,感受他两面的进攻。
  「你不是说给爹当牛做马吗?今天你就给爹当一会牛,做一会马。」
  「爹……」春花受不了父亲在那里的挑逗,她紧张的神经似乎要崩溃了,她
知道父亲说的当牛做马是什么意思,那是要翻过来正过去地骑她,趴下来跪过去
地操她,用他所谓的肉鞭子抽打她的性器让她做他的马子、情妇。
  她窝心着,不去看父亲的脸,「你就快点做吧。」她闭上眼,他要,她不给
他行吗?可她受不了父亲那种残噬人伦道德的猥亵。一点一滴地崩溃她的神经,
父亲像一条灵蛇一样在她的胯间灵巧地穿过,偶尔探出头,又窜入草丛。
  「那你就给爹再怀一个。」他三根手指撑开女儿的阴道往里猛插,感受到春
花里面的宽大,「爹给你下种,下在你这里。」他把屌头子对准她的猛地插进去。
  寿春花两手放到父亲的小腹上,想减缓他的力度。
  「爹,那不能的,我要给你生了,羞都羞死了」她惶惶地看着爹,任由爹在
她身上摸,眼睛却始终看着外面,她怕,怕自己的丈夫回来碰见这场面,说话的
声音都变了,她没想到爹竟提出这样的要求。
  「傻孩子,你就是给我怀上了,谁知道,以前你怀上孩子,怕别人说三道四,
去打胎,爹依你,可现在,你就是和爹怀上三个四个的,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他让春花一腿撑着,另一腿架在他肩上,侧着身子看着女儿的阴户,手伸过去
玩弄。「爹和你这样,不是也没有人知道。」「爹,亲爹。」春花感觉到爹的手
简直就是一个挑拨性欲的开关,她哆嗦着哼了两声。
  「怎么了?」爹狡猾地着看她,那分明是在告诉春花,他知道女儿现在要什
么,手更快地锯过她上面的阴蒂,一阵更强的欲望让春花几乎支撑不住,却被爹
从下面扶住了。
  「爹,你这样糟蹋你女儿,让我今后怎么过?」她内心仍在挣扎。
  「糟蹋?你和你男人没弄过?」
  他摸着她的粘粘滑滑的屄叶,肆意地掳掠。
  「这叫享受,男人喜欢做的事就是玩女人,女人最享受的事就是被男人玩。
傻闺女,你好歹也经历了两个男人,怎么还没开窍?人这一辈子,不就图的上下
两件事?吃得好玩得快乐,一个人如果一辈子只见一两个异性的东西,那活着也
没意思了。」
  「学学爹,爹我这一辈子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见过的屄各种各样,可说真
的,就是没乱伦过。你以为你的屄和其他的女人还有什么两样吗?可你是我闺女
呀,爹这辈子就想痛痛快快地乱伦,享受一下和自己闺女干这事的滋味。」
  「春花,人一辈子还有几个年轻,你和你男人操,开始新鲜,时间长了就觉
得腻味了,起不了兴,可和爹不一样,就因为我是你爹,你才拘束着、放不开,
可越是这样越刺激,越逗人思想,虽然女人的屄,不能公开着,可她也最愿意让
男人弄。男人女人不操屄不弄屌还有什么意思?那活着也就没滋没味。」
  他嘟哝着,从上倒下划拉着她,眼睛始终盯视着她,不让她心藏一丝隐秘。
  「何况我这是和我的女人,我的马子。」
  看着春花那鲜红的屄洞。
  「春花,我睡了你那么多次了,你难道一点情意都没有?你心里就没放下你
爹?」
  「爹,你让我怎么装得下你?你是我的爹,以前在家里,你睡我,我认了,
可我现在结了婚,有了男人,你还这样,我怎么对得起他?」
  「对不起他?傻丫头,爹弄你,你又没少一块,再说,你不也看了爹的?你
说,爹和他到底哪个更让你自在?」「爹,我求求你,快别说了。」春花的心在
挣扎,说真的,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冯都比不上自己的爹,可这一样吗?
  「嘿嘿,知道你不敢说,」他两根手指并着,插进女儿的洞里,看着春花的
肉一伸一缩,「哪个女人经了我上身,都会离不开我,爹知道,爹的大,弄起来
时间又长,能把女人浑身弄酥了,」他轻轻地裹住女儿的嘴唇咂了一下。
  「你没感觉出来?」他炫耀似的歪了歪屁股,故意把鸡巴露出来。「我先日
弄上你,你就是爹的,你不承认也不行,你是我的马子、姘妇,我想骑你,玩你,
你就得让我骑。」「爹……」春花说了半句,没说下去,她受不了父亲那种话,
那种刺激人伦理道德语言。
  「怎么了?」寿江林明知故问。
  「你,就别羞辱我了。」内心的挣扎和感官的刺激让她徘徊在人伦的边缘。
  「那好,爹就不说了,爹现在就骑你,骑着我的女儿,我的马子,和你一起
升天。」寿江林望着女儿湿淋淋的花朵,淫猥的扎煞着的阴瓣,他真想永远无拘
无束地玩弄着,光明正大地和女儿睡在一起。
  「快点吧。」春花知道难以幸免,皱了一下眉头,催促着,可内心里也究竟
不知道是想让爹早点结束这乱伦还是隐隐地期待。
  可寿江林却并不急于骑上女儿的身子,他想慢慢地玩弄她,让她一步一步地
接受两人的关系,看着女儿裸露的一切,他放纵着乱伦的欲望,把味着父女性爱
的乐趣,从女儿侧跪着的身子底下把玩她的身子。
  「春花,让爹给你下吧,爹就稀罕你给爹生个儿。」春花羞得把头掩藏在耷
拉下的秀发里,她不知道爹为何念念不忘要和她生儿育女。
  「爹……你……」她欲言却被爹打断,「你也不用怕,怀上了就说是你男人
的,神不知鬼不觉地生下来。」「可那算什么?」春花还是想说服爹那邪恶的欲
望。
  父亲没说话,一张喷着酒气的大嘴亲吻着女儿的性感嘴唇,春花想躲却又不
敢,只得违心地让他亲着。寿江林淫荡地粗鲁地从春花的嘴里勾出舌尖咂吮,父
女两人就那样坐在炕上,腿盘着腿调戏,偶尔用坚硬的屌子划一下春花的腿间,
合着亲嘴在那里猛顶,顶得春花眼睛殇殇儿的,就有点把持不住了。
  「算什么?算你和爹生的孩子。春花,爹就想搞你,在家里你娘的床上把你
的肚子搞大,看着爹的种子把你的肚子一天天撑大,然后从你那里生出来,再亲
眼看着你奶孩子,和爹一起把她拉把大。」春花知道说服不了爹,爹从始至终都
把握着局面,他象中了邪一样,一门心思想操她,操自己的闺女。
  他利用自己在外面挣的钱,玩女人,找小姐,根本不管妻子的感受。按他自
己的说法,一个人一辈子只见过一个女人,只操一个屄,那就白活了。
  可女人玩多了,就不觉得新鲜了,屄看多了,就不觉得稀奇了,于是他就把
眼光瞄到家里,心思放到闺女身上,他想尝尝自己闺女的味道,想玩玩自己亲闺
女的屄,因为外面的女人,只要自己有钱,就随时可以上,不管丑的俊的,老的
少的,他可以拿钱去买、去嫖,他最喜欢嫖完了,玩够了,看着女人数钱的眼神
和姿势,那种感觉让他从内心里感觉到一个男人的成就。
  可亲闺女就不一样了,他不能用钱买,不能用言语挑逗。看着闺女走路的姿
势,说话的腔调,他就想象着那紧绷在闺女腿底下的妙物是不是和别的女人一样,
盘起来、夹起来是不是也可以软乎乎、皱巴巴的,他知道肯定一样,可再一样也
是自己闺女的,和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身份的。
  别人能做婊子,能做鸡,能让千人骑、万人操,可闺女不能做,他也不愿意
让她们做,一想到清清洁洁的闺女让别的男人玩过来、弄过去的,他心里就不是
滋味,所以他也不能嫖,如果闺女真做了婊子,他想他会真的拿了钱去嫖她们,
尝一尝父亲嫖自己闺女的滋味,他会拿钱到那场所点名要她,看着她们倚门卖笑,
然后花钱消费,一把一把的票子买她们的亲嘴,一张一张票子买她们脱去衣服,
再大把大把票子买她们身体的每个部位,最后让她们躺在票子里买爱、买身体,
直到作为嫖客和婊子达成最后的交易,然后在闺女的身体里泄净,看着闺女数着
大把大把的嫖资,他作为父亲扬长而去。可他不能,至少现在不能。女儿已经先
后都嫁出去了,不可能到那种肮脏的场所,那他这做父亲的就根本不可能再有嫖
自己女儿的机会了。
  但在家里,在这个独立的王国里,在这个隐秘的世界里,他可以为所欲为,
他虽然不能让女儿做妓,不能强迫她们接客、卖身,但他能支配她们的身子,他
想操她,就暗地里一个一个地把她们祸害了,他想让她们姐妹俩怀孕,没出三个
月,秋花和她先后都怀上,又打掉,现在他又想让她掘起屁股无奈地任他摆布,
感觉到父亲那捅火棍似的屌子在她的屁眼和阴门间来回地摩擦。
春花趴在那里将头窝进耷拉下来的乱发里。
寿江林已经骑上去了,他沉重的身子压在她的胯上,那硬挺的屌子从她掘着
的臀缝里扑扑楞楞地窜上去,只留下一对硕大的卵子挤夹在她的阴户上,让她感
觉到热乎乎、软乎乎的,爹的手从她的怀两侧伸下去攥住了已经熟透的乳房,她
感觉到他热乎乎的气息喷在脊背上。那一刻,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母狗交配的场
面,四蹄撑着等待着公狗人样地站着往里插。
  「春花,爹只是知道他是我的种就行。」他抱着女儿的腰忽然坐下来,「爹
就是想看着我和女儿的种生下来。」他想让她怀,她不怀能行吗?可生下来又怎
么叫呢?
  他抱着她沉重的身子往上举了举,春花感觉父亲拿生命之根顶在了自己生命
之门,两个下面都粘粘滑滑的,父亲扣在里面的手退出来,喉结强烈地咽着唾沫,
抱着女儿的手往下猛坐了一下,跟着下部往上一挺,一沉一耸之间,那根硕大的
东西就连根挺进了春花的阴道,春花那羞辱的心里泛起一阵麻酥,她知道这是性
的强烈摩擦带来的结果,强忍着没有哼出来,只是慢慢地闭上眼睛。
  「进来吧,春花。」他飞快地望她身体里钻。
  「爹给你下种,给你下种。」说这话时,就可着劲儿地钻进她底部,春花的
身子就酥软,象飞起来一样,但她还是忘不了自己的肚子,「爹,你轻点。」她
担心爹的莽撞会带来胎儿的夭折。
  「怎么了?」爹放开她的嘴,看着她抖动的大奶子,低下头含住了一边黑黑
的大奶头,手托住乳房的下面揉搓,下身追着她摆动的臀部往里狂顶,春花拗不
过他,就下意识地收缩起子宫,狠命地夹他,寿江林闷哼了一声,缩起屁股一捣,
感觉到顶到她深处的麻翘翘的快感。
  「爹,求你,轻点。」「放心,爹弄不坏我的宝贝外孙。来。」他狂喜地抓
着她的臀部。
  「换个姿势,让爹骑大马。」他淫荡地看着女儿乖顺地掉过头来,马趴着向
他暴露出硕大的生殖器,一念间,他刺激地想,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采用这个姿
势等着他上她,女儿的这个姿势太诱人了,就像骡马交配一样掘起屁股,他晃起
身子跪起来,扶住了女儿的腰,一腿翘上女儿肥白的臀部,看着女儿磨盘似地圆
臀和那菊花一样的屁眼,那一刻,他感到了自己是一头种马,轮流着在和家里的
三头母马交配下种。
  寿江林在女儿圆臀中间的屁眼里研磨了一回,就分开闺女那长长的湿淋淋的
阴唇,准备两腿骑上去,插入闺女的身体时,冯匆匆地赶回家里。
  他气得七窍生烟,一把推开妻子,冲出家门。
  春花怔了一下,赶忙追出去,不一会儿,冯又回头走,拉上妻子,直奔岳父
家兴师问罪去了。
  待他们两人赶到家,只见岳母正在做饭,老畜生不见人影,冯自然嗓门拔高,
言语难听,母亲隐约听出了什么,自己的男人自己还不知道?看着女儿一句话不
说,她只是陪着女儿流泪,等到深夜11点钟,那老畜生还是没有回来。
  「春花,你们就先……」母亲终于说话了,眼巴巴地看着女婿。
  冯扭头看着一边,气嘟嘟的脸色盯着外面。春花捂着脸抽泣。
  「那老畜生今晚是不会回来了。再说,这么晚了,邻里八舍……」母亲还是
担心让村人知道,春花的心微动了动,其实春花也担心这件事,她不觉扭头看了
看丈夫。
  「你要是还在乎这个家,就先回去吧,阿……」母亲这次是带着乞求地说给
女婿听的。冯知道再等下去也没有结果,「家丑不可外扬」,自然是冯事后也想
到的。岳父和妻子做出这种事,传出去不但说他们家,连自己的脸也没地方放,
自己的岳父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让他这做男人的还怎么在别人面前站着。
  再说,就是岳父回来了,又能怎样?你还能把这丢人现眼的事弄得纷纷扬扬,
让全村人都知道妻子和岳父睡觉,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吗?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
巴子,承认自己做了王八吗?
  于是,咬咬牙,还是打落门牙往肚里咽,一跺脚站起来,扭头往家里走,母
亲依在门口看着女儿,小声地说,「别拌嘴。」末了又对着已走了好远的女婿说,
「路上小心。」在这个家里,她是吓怕了的。
  两人一路上沉默不语,男的在前女的在后,一步一步挨到家时已凌晨3点。
  丈夫从此病倒,二周后验出是甲肝被送到医院,春花也因父亲强行用那种姿
势而动了胎气流产了。看着丈夫的病容和落落寡欢,她自感罪孽深重,尤其是不
敢正视丈夫的眼睛。
  和父亲的每一次,她都觉得欠丈夫的越多,这或许就是被称为弱者的女人。
  她格外殷勤小心地伺候丈夫,每天烧好饭,将新鲜蔬菜按时送到丈夫身边,
强颜欢笑地千方百计让丈夫高兴,老实温和的冯看着妻子暗自垂泪、委曲求全的
样子,也在病榻上慢慢地理智地接受了这不堪想象的事件。妻子熬红的眼和无奈
的痛苦让他从心理上原谅了妻子的不端,于是他重又对妻子好起来,病房里也偶
尔响起了夫妻的笑声。
  只要从此结束,一切就打上了句号。
  春花也想从此不再上娘家,只是丈夫得了病怕影响孩子的身体,左右平衡,
最后还是决定把女儿送回娘家。只是偶尔偷偷地与娘约好看望看望,唯一让春花
庆幸的是,自打出了那事,父亲再也没来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