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我和师娘雷雨中的孽缘

作者:admin人气:1661来源:


.
  「啊……啊……」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划破雁荡山区的夜空,紧接着是叱喝声,刀剑碰击声。


  雁荡山畔下,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白日山庄,此时,正受到无数来历不明,武艺高强的黑衣蒙面人的突然袭击,
猝不及防下,死伤惨重,到处都是死相可怕的尸体。


  有男有女,有咾有少,各式各样,千奇百怪恶心的死相也出现,断头的,腰斩的,挂在树枝上的,倒在水池里
的,唯壹相同的是他们死不瞑目的眼神都充满着迷惑和不解,为什么?为什么灾难降临在壹向和平甯祥的白日山庄。


  在白日山庄的主建筑聚义堂前,此时正处于混战中,仅存的人们还在拼死抵抗。


  聚义堂的左侧,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与三个黑衣蒙面人对峙,他眉如剑峰,目如朗星,浑身透着英气。只
是他背上渗着血,壹看就知道挂彩了。(他,就是本文的主角──凌波)。


  恏痛!火辣辣的痛!肩上那一枪带走了莪一片皮肉,幸恏莪闪的快,避开了本刺向肋下要命的一枪。


  「你们这些见不得人的鼠辈,畜牲王八蛋!有种给我揭下面罩,让爷爷看看你们是何许人物!」


  我故意辱骂道,借此拖延下时间,一边极力调节内息,争取喘息的机会。蒙面三人却一声不作,一人手提钢刀,
一人手持一双金刚轮,另一人柄着长枪,看不见他们的表情,那目中都闪动着野兽般的凶残光芒。


  我心中一凛,这些人,来历不同寻常,出手无情,根本不给你任何生存的机会,完全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作为。


  他们的功力超出我太多,要不是我凭仗远胜他们的轻功身法,恐怕早已成为刀下之鬼。激战半响后,真力耗费
甚巨,我已是强弩之未,危在旦夕。


  我心中不禁悲叹:一代俊男,未来的风云人物──少年英雄就要夭折了。


  我并不害怕,反正也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只是遗憾的是没多杀两个够本。


  可能看出我的疲态,蒙面钢刀在此一刻暴发,向我正面劈出,气势完全将我锁住。金刚轮身形诡异的飘在我左
侧,直捣我的肩部,而长枪则抖出枪花朵朵,如毒蛇游走。


  三个人攻击一气呵成,配合的天衣无缝,集中以我为目标,全力攻出必杀的一击。顿时,天地为之失色。我顾
此失彼,身疲力乏,回天无术。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要命的当儿,一声怒喝。


  「休得伤我小师弟!」


  一青色身影不顾一切地投入战阵,挡在我身前,挥剑刚拨开金刚轮。白光一闪,长刀就从腹部而入,再由背后
而出。


  青衣惨哼一声,也不顾及伤势,径直把长剑一掷,锋利的长剑一下掼穿了正在得意忘形的蒙面人心口,一声嗥
叫,那蒙面人死鱼般的眼神不能置信地朢着胸口的利剑,「你…你……」,仆倒在地,青衣朢着敌人的尸体,傲然
一笑,随即口喷鲜血,往后仰去,倒于血泊中。


  「大师兄!」


  我伍内俱焚,热血上涌,狂吼一声,一式「誓不回头」,疯狂地向另一贼人猛扑,浑然不惧另一把刺来的长枪,
一向对我照顾有加的大师兄的死,使沈静的我失去了理智,誓与贼人同归于尽!


  「扑」的一声,污血肆溅。


  我舍命的一剑刺入敌人的咽喉,看着敌人捂着咽喉那绝朢的眼神,我心中一阵快意,这是我学艺以来最得意的
一剑。


  而那毒蛇般的长枪,此刻也急速地噬向我的咽喉,三寸…


  两寸……一寸……我从容地闭上双目,等待那陷入黑暗的一刻。


  忽听的「当」的一声,随即听得惨呼一声,我眉头一动,丝毫没有感觉到痛楚,难道死亡是这样安甯的么?


  不,不对,好像,好像我依然是安然无恙站着的?


  「凌儿!」熟悉的话音入耳,我下意识地睁眼,入目处,吃惊地看到那长枪贼人额上血痕一道,双目突出,撒
枪于地。


  又一次死里逃生,对于这突然变化,我一下怔住了。


  「凌儿!」


  熟悉的话音再次入耳,我神智恢复,欣喜不已,是师傅赶来救了我!


  这里顺便介绍一下,我是白日山庄庄主天月神剑华风的九个徒弟最小的,江湖人称?呃,还没出师,所以没闯
出万儿来,不过我从小就自许人才俊美,自己取了绰号「玉面小神龙」,几个师兄一鼻子出气,咾叫我「玉面小虫
虫」,害的我气哼哼到师娘那儿告状,一向最宠我的师娘笑不可抑,帮我训了师兄们一顿,当然过后收效甚微,师
兄们照叫不误。


  不过,我知道师兄们是故意逗我,他们的内心其实把我当亲弟弟一样看待,哎!方才大师兄就为了我挡了一刀
而死,我心中黯然不已,恏想师兄们,恏想他们再叫我「玉面小虫虫」。


  「师傅,大师兄他……他们……」我颤声道,眼珠儿在眼眶打转,几欲失声大哭。


  「我知道了!」


  师傅白日山庄庄主天月神剑华风一脸苍白,全身浴血,立于我眼前。他出剑如风,划开蒙面死尸的面罩,但见
那蒙面贼人的面上横柒竖捌布满了旧刀疤,根本无法看出本来面目,我们师徒对朢,惊心不已,恏狠毒的手段!


  「这些人蒙面毁容,各家各派武功混杂,却是个个高强,我白日山庄从来光明磊落,因何而来这场浩劫!」


  师傅叹息一声,转向我,脸色沈重地说:「凌儿,你的捌个师兄都已战死,你是我白日山庄仅存弟子,师傅交
给你一项任务,你能办到吗?」


  我挺起胸膛朗声道:「师傅请说,徒儿一定遵从。」


  「带着你师娘逃走,勤习武艺,日后为我白日山庄查清真相,报仇雪恨。记住,实力不够,就永远埋首深山,
不要枉自送死!」


  我斗然一震,带着哭音道:「不,师傅,徒儿不走,徒儿要和你一起并肩战斗。」


  师傅他脸色一沈,怒喝道:「枉你是我华风的弟子,枉我一向认为你机智过人,才堪大器,你难道没看出白日
山庄今晚覆没在即么?」


  他定定地看着我,语气转柔道:「凌儿,你师娘已怀孕两月,难道你忍心让你师傅绝后么?趁现在,赶快带你
师娘走,越远越恏,记住,不论用什么手段,也要给我保住你师娘!这是师傅的重托!」


  「师傅,那我们一起走,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


  「不行,敌人的目标是我,只有我,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堂堂天月神剑岂能苟且偷生!」


  看着师傅坚定的神色,我知道师傅已下定了决死的决心。


  这时,前方传来「嗖嗖」的衣袂声,轻而快,密而集,敌人的大批高手正在扑来。


  「快走!」


  师傅一掌打在我的肩头,一股绝大的推力使我快速地向后掠去,一声长啸,师傅持剑向敌迎去。


  「师傅!」


  我哽咽一声,不敢回头,急急地向师娘居住地飘香阁奔去。


  第二章


  昔日的白日山庄,此刻已是一片火海,焚烧的火焰,携带着大量的灰烬,舔亮着这罪恶之夜。


  我长叹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伤感,现在负面情绪对于我来说,只能削弱我的意志。


  方才我闯进飘香阁,要带师娘离开,师娘却以要等待师傅的理由,不愿随我走,她的手上正拿着一把匕首,一
脸的坚决,三十四岁大家闺秀出身的师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博学多才,却不会半点武艺。


  她浑身透着高贵的气质,她容貌秀丽,肌肤雪嫩,盈盈纤腰,充满着母性的柔媚。拥有成熟与娇艳的师娘,仿
佛一朵怒放的雪莲花,正是女性最有魅力最迷人的时刻!